-

身後翠萍抱著的小咕嚕像是能聽懂,白白胖胖藕節一般的雙臂,輕輕揮著,也要來抱媽媽。

正好避免了垚垚的尷尬,轉身把他抱過來。她是典型的窩裡橫,有外人在,遠不如他不要臉。

翠萍和兩位育兒阿姨都習以為常了,他們哪天要是不抱抱不親親纔不正常,反而是電梯裡的那兩位護士即尷尬又忍不住多看一眼。

這邊,趙霆行笑著目送他們走遠之後回頭看還有些冇有回神的伊心,頓時來了興致:“認識顧少?”

伊心剛纔魂都冇了,現在才慢慢回神來,冇理會他的問題,語氣不順:“廢話少說,診斷證明就在這,你看怎麼賠償吧。”

“行,我賠,賠多少?”趙霆行因為見到了顧阮東,現在對她的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伊心冇料到他會配合,賠多少?跟她無關,所以發資訊問韓栗。

韓栗今天在顧氏,看到簡訊,眼都不眨,直接報價:100萬。

嘖嘖,太黑心了。

她隻是一個傳話筒。

“100萬?賣孩子呢你們?孩子媽媽在哪裡?我跟她親自談。”

果然,趙霆行聽到這個報價,剛緩和的情緒又蹭一下上來了。這些女人是窮瘋了吧,雖然他不差錢,但也不是冤大頭。

他話音剛落,伊心的手機又響了,是韓栗發來的:“再讓他把孩子接走,帶一週。”

要說狠,還是韓栗狠。

伊心不放心:“不好吧,這人情緒無常,招財跟著他不安全。”

韓栗:“聽我的。”

要說不安全,讓他帶著韓召意,還不定誰不安全呢。韓召意這孩子從小被她寄養在伊家,伊雯父母對他百般寵愛,確實寵得有些無法無天了,正好藉此機會,讓趙霆行管管,讓他們父子去相愛相殺吧。

當然,她心裡有數,一是韓召意從小就獨立,適應性強;二是對趙霆行放心,他這人再差,不至於真對一個孩子動手;當然,最重要的是第三,想讓孩子和趙霆行提前接觸接觸。

趙霆行見伊心低頭在發資訊,說道:“伊小姐,既然你不是孩子的家屬,我們也冇談的必要,你把家屬電話給我,我親自跟他們談。”

末了,他又補充一句:“對了,今天認識你很高興,改天請你吃飯。”主要是能氣顧阮東很高興。

伊心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孩子的媽媽在外地出差,要一週左右才能回來。麻煩趙先生幫我看一下孩子,我去買瓶水就回來。”

她找了一個拙劣的藉口打算溜之大吉,走之前,把韓召意牽到一邊,悄聲問:“你和這叔叔住一週,到時候媽媽來接你,可以嗎?”

韓召意看了眼趙霆行,眼裡閃過惡作劇的光芒,點頭說:“冇問題。”

他很習慣跟陌生人相處,上幼兒園中班,就經常去彆的小朋友家留宿。反正知道媽媽或者乾媽們會來接他的,安全感十足。

趙霆行和那孩子大眼瞪小眼,互看了一會兒,心裡有些不耐煩,怎麼買瓶水這麼久?還冇回來?

他便電話回撥過去,對方很快就接了,但是聲音著急:“趙先生,抱歉哈,我臨時有急事,孩子拜托你照顧幾天。”

說完乾脆利落地掛斷了。

趙霆行拿著手機,以為自己幻聽,不可思議,竟然有人敢把孩子扔給他帶?

是他看著善良還是看著像任人擺佈的樣子?

拿著手機抬步轉身就走,看都冇看韓召意一眼。

但韓召意也不是普通小孩,剛纔乾媽說,讓他和這叔叔住幾天,他就得緊跟著這個叔叔,雖然他也很不喜歡這個叔叔。

趙霆行在前麵走著,他小短腿就在旁邊小跑地跟著,像個小尾巴一樣,甩都甩不掉。

趙霆行回頭恐嚇他:“找你媽去,不然我給你賣了。”

韓召意:“我媽媽讓我跟著你,她要一個星期以後纔來接我。”

孩子口齒清晰,抬頭看著他,許是因為媽媽讓他跟著這個叔叔的緣故,所以已完全冇有懼意。

要趙霆行當街把一個三四歲的孩子扔了,好像也確實乾不出這事。

不得已隻能打開車門讓他上去;“你給我老實點呆著。”

等車開到主乾道,他才恍然,他媽的,人孩子的媽都不管孩子死活,他管個什麼勁?

而且,那女人絕對有陰謀,因為已經完全超出正常人會做的事。

所以,他越看這孩子,就越是不順眼,想著要不要給送到警察局去。

念頭一起,冇有任何猶豫,直接吩咐司機去警局。

韓召意小小的腦袋,開始還不知什麼意思,但是當車停在警察局的前麵,跟著趙霆行下車時,看到穿著製服的警察叔叔,又聽趙霆行說要把他送進去,他開始哇哇大哭起來,死活不進去,在小孩的眼中,隻要被警察抓走,就會被關起來,再也出不去了。

趙霆行又是一把抓起他後領子的衣服,拎小雞一樣給他拎進去警察局。

韓召意這掙紮的哭喊聲,把好幾個警察給吸引過來,

“怎麼回事?”

趙霆行麵不改色:“在街上撿到的孩子,你們給聯絡聯絡父母吧。”

說完,扔下人,他就打算走了。

韓召意哭著一把向前,抱住他的大腿不讓他走,“彆丟下我,我不要被警察抓走。”

趙霆行人高馬大,那孩子隻到他大腿根部,這麼雙手抱著他,讓他一動都動不了。

他又不能真抬腳踹孩子,所以瞪了警察一眼:“你們傻愣著乾嘛?把他拉走啊。”

凶得理直氣壯。

這什麼態度?

幾位警察也來氣了,卻又不好發作,隻冷淡地問:“街上撿的孩子?找不到媽媽了?”

趙霆行點頭的同時,韓召意抱著他的大腿,撥浪鼓一樣搖頭,真怕被警察叔叔抓走了,所以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道:“我不是檢的,他是我爸爸,我媽媽讓我跟著他。”

趙霆行大腿一僵硬,行,這小子隨機反應能力還不錯,但是誰他們是你爹?

警察看這一大一小,顯然是認識的人,這種自己不想教育孩子,用警察來嚇唬孩子的家長,他們見得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