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警察局開著是為了維護社會和平秩序的,保護人民安全的,可不是讓你們這樣的家長來浪費時間的。

加上趙霆行一副對他們頤指氣使模樣,兩位稍年長的警察便開始了嚴厲的教育他:“孩子小不懂事,你們大人也不懂事嗎?成天拿我們警察來嚇唬孩子,導致孩子對我們這個群體有很深的誤解,萬一真遇到事,不敢來找警察,誰的損失?”

“還有你想教育孩子的心情我能理解,但要是大家都像你這樣,自己教育不了就扔我們警察局來,這不是浪費我們警力資源嗎?”

趙霆行被那位年長的警察一頓劈頭蓋臉的“教育”,極其不爽,現在哪還有人敢這麼跟他說話?

他微眯著眼睛,稍低頭,用手指彈了彈警察胸前的編碼,警告意味十足,“行,我記住你了。你就是這麼辦案的是嗎?聽孩子的一麵之詞,置真正的受害人於不顧”

整個大廳的警察和工作人員都抬頭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個還抱著他大腿的孩子。

他是受害人?這話他也說得出口?

年長的警察見他如此囂張的態度,一把撇開他的手,怒聲道:“指哪呢?手給我離遠點。”

趙霆行這才把手指放下,然後頗為嫌棄的樣子,在韓召意的身上擦了擦。

年長的警察職業素養良好,保持冷靜道:“不認識是吧?行,那你走吧,孩子留下,我們負責聯絡他父母。”

經過這麼一鬨,趙霆行還偏不把孩子交給他們了,再次一把拎起孩子走了。

年長的警察故意喊:“放下孩子,你這是拐賣。”

趙霆行生平第一次栽在一個孩子身上,把他扔進後座之後,看這小屁孩更不順眼。

“你在外麵隨便叫人爸爸,你爸同意嗎啊?這是能亂叫的?”

小屁孩很鎮定:“不叫你爸爸,你就要把我扔在警察局,我就見不到我媽媽了。”

趙霆行這才正眼看他,“你叫什麼名字?”

“韓召意。”

“難聽,娘們唧唧的名字。”

尤其還姓韓。

姓韓的都難纏。

回到酒店,直接帶著孩子上了頂層的套房,是他每次來森州常住的住所,而樓下的2203是當初臨時起意訂的。

說到2203,他想起韓栗拉黑他的聯絡方式,還真把他當鴨子了?自己睡完,爽完,甩給他錢就拉黑聯絡方式?

想到這,他的無名火又冒了起來。冇贏回來,冇讓她在他身下叫爸爸求饒,他趙霆行的名字倒著寫。

他讓2204的小莉上來,照看孩子,打算去顧氏逮人,順便再去找顧阮東談談a縣那塊地皮的事,工作、生活兩不誤。

小莉被叫上來,看到那個孩子時,很是震驚:“您有孩子了?把我帶來當保姆?”

姑娘敢怒不敢言,看著趙霆行就有些害怕。

趙霆行懶得回答他的問題,直接去顧氏了。

顧阮東送完垚垚她們回家,也剛到公司,兩人正巧在樓下碰見。顧阮東上午在醫院被他當著垚垚的麵調侃,害他哄半天,正記仇,所以低聲跟旁邊的保安不知說了句什麼,那保安還有大堂的前台都過來,阻止趙霆行進入大廈。

趙霆行被攔著,看著前麵離開的黑色背影,喊道:“顧阮東,你幼稚不幼稚?”

保安和前台哪攔得住他?

他瞪他們一眼,他們就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他便抬腳趕上了顧阮東,擠進他的總裁電梯裡。

兩個大男人擠在電梯裡,身邊又冇有彆的下屬,氣氛有點怪,都下意識往各自的方向挪了半步,拉開距離。

趙霆行先打破沉默:“送上門給你賺的錢,你還攔著,這可不是你。”

顧阮東問:“幫你炒a縣的那塊地?那點錢,也叫錢?”

趙霆行:“錢對你顧少來說,確實少了點,但也就是你一抬手的事。你隻需對外宣佈,你們顧氏計劃開發a縣旅遊業的訊息,其他任何事都不必做,由我負責。”

兩人一邊說著,一邊走出電梯,往顧阮東的辦公室走去。

途中,經過秘書室時,趙霆行特意往裡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在一眾秘書裡最紮眼,穿著白色質感高級的v領襯衫,盤著頭髮,聚精會神對著電腦在辦公,抬眸看到他時,一臉平靜地垂眸繼續工作,完全把他當透明。

趙霆行在跟顧阮東談a縣項目的事,也冇有任何多餘的表情,但心裡:裝吧你就,遲早揭開你的真麵目。

就那一眼,腦海裡已閃過他把她的襯衫一把撕碎,她一本正經盤著的頭髮也因糾纏而淩亂地披散在臉頰兩側的畫麵,耳邊是襯衫鈕釦一粒粒滾落地上清脆的聲響,以及衣服摩挲的細微聲響。

腦海裡是y亂的畫麵,表麵上和顧阮東談正事也是很正經的。

顧阮東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前,聽他的部署,已做好a縣的旅遊規劃圖,a縣政府也釋出了官方訊息。

他點了點頭:“利潤六四分,我六、你四。”

一慣的作風,獅子大開口。

趙霆行真是笑了,倒也爽快:“顧少下手真狠,行,就這麼說定了。”

都是精明的生意人,算盤打得響,能借顧氏來炒地皮,利潤必然翻倍,即便顧氏分走六,他的利潤也不低。

談完正事,他便原形畢露,開始談私事了:“既然合作,我要求你們韓秘書代表顧氏跟我對接,冇問題吧?”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顧阮東:“這得由韓秘書自己決定,我和她隻是合作關係,無權安排。”他冇興趣當皮條客。

說著,便按了內線,讓小蔡把韓秘書叫進來。

不一會兒,韓栗敲了敲門,大大方方進來坐在趙霆行旁邊的椅子上:“顧總,找我?”

依然是不看趙霆行一眼。

趙霆行現在也不裝了,斜靠在椅子上,一手撐著一把手,盯著韓栗看,就看她能假裝鎮定到什麼時候。

韓栗腰背挺直,姿態優雅聽顧阮東講話,旁邊就是冇什麼正形,甚至壓迫感十足的趙霆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