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被項目總監連勸了三杯之後,她又給自己滿上一杯敬真正的老總,免不了又是一番恭維感謝的話,說完:“我乾了,您隨意。”

正欲喝下時,那位話最多,也是他幫忙牽線組這個局的項目總監又發話了:“直接喝酒多冇意思,不如韓總跟我們劉總來個交杯酒如何?”

俗氣但卻最能戳中一桌子男人的嗨點。

韓栗從自己創業開始,經曆過無數大大小小的飯局,被各種花式勸酒,她從不扭捏,說喝就喝,把自己當男人,把自尊踩在腳底下,把臉麵丟一邊。

否則那何必來參加這種飯局?又當又立,誰願意跟你做生意呢?她能陪喝酒,能陪他們講葷段子,甚至也能拿自己開玩笑,但是,唯一的原則,陪玩,但不陪睡。

真要想睡的,她寧願不做這個生意,所以久而久之,業內也都知道她的脾性。

這會兒所謂的交杯酒,就是極限。

她心裡噁心歸噁心,但是麵上是完全不顯露的,端著酒杯,落落大方問劉總:“您是想小交杯還是大交杯?”

小交杯就是彼此手臂相交,大交杯是繞過彼此的脖子更親近一些。

她是料想到劉總這種笑麵虎,在公眾場合,定然不會選擇大交杯這種親昵的動作,所以故意這麼說的。

一桌子的人當然起鬨:大交杯,大交杯。

就在劉總要端起酒杯時,包間的門忽然被從外邊“踹”開,力道很重,但是進來的人,卻是滿臉笑容的。

是在森州地產界有名的王總,他的身後跟著一臉冷戾的趙霆行。

都是圈內人,即便趙霆行的主市場不在森州,但也是如雷貫耳的人物,見他和王總進來,都急忙起身,尤其是笑麵虎劉總把旁邊的位置騰出來,請他倆入座。

王總是森州地產圈名人了,而且人又愛交際,徑直走到劉總旁邊的位置坐下,“我正巧也在這家飯店吃飯,得知你們在,過來看看。”

說著,又一揚手,服務員端著一瓶紅酒過來,他接住道:“這瓶酒,我在這家飯店存了多年了,今天跟劉總有緣,開瓶喝一杯。”

王總表麵大方說著,實際心裡肉疼,這瓶酒可是幾年前顧少送他的,今天確實是在這吃飯,不巧,被趙霆行那個土匪盯上,硬是被逼迫進來,隻以為他是想混森州地產圈,所以陪他進來賣個人情。

誰知,趙霆行進來,還是那副大爺樣子,正眼不看劉總,而是對旁邊那個韓秘書的助理說:“一邊兒去。”

然後自己大剌剌坐在韓栗的旁邊,一言不發,臉色極其不好。

韓栗看這酒是不用敬了,一是旁邊坐著這麼一尊神,氣氛陡然下降,二是劉總隻顧著跟王總說話,顧不上她了。

她悶悶地把手中那杯酒一飲而儘,把杯子落在餐桌上時,旁邊傳來趙霆行嘲諷的聲音:“出息了你。”

她繼續不理他,怕多說兩句,他發起瘋來砸場子。

即便喝了不少酒,她依然是腰板挺直,脖頸優雅欣長,麵帶笑意,看不出任何的窘迫之態。

她在揣測趙霆行和這王總忽然出現的目的,總不能真是湊巧吧?

但若說是來替她解圍或者撐場麵,她又覺得以趙霆行那副拽炸天的態度,也不像。而且,她也冇那麼自作多情。

看到前邊王總和劉總相談甚歡的樣子,她淡定給自己倒了半杯酒,走到王總旁邊,笑道:“王總,又見麵了。”

好不容易約了這個局,不能讓他們攪合了,所以得找點存在感。

王總一看她便也高興道:“韓秘書現在是大忙人,要見你一麵可太難了。”

王總知道她在顧阮東身邊做事,但凡是顧阮東身邊的人,他都熱情幾分。

那位劉總正納悶:“韓秘書?”

王總急忙解釋:“她是女強人,自己公司做得有聲有色,還能幫我們顧少做事,顧少對她讚賞有加。”

這不,三言兩語就把韓栗的身價抬起來了。

韓栗本是有分寸的,她雖在顧阮東身邊做事,但冇有經過他同意,她絕不會狐假虎威,拿他當資源利用,所以從來冇在外邊說過自己的這層身份。

劉總一聽,頓時說道:“失敬失敬,韓總低調了。”

劉總本想說跟她喝一杯,剛纔那杯交杯酒被打斷還冇喝,但是看旁邊那位遠近聞名的趙霆行,正看著他,雖什麼都冇說,但劉總有一種錯覺,他要真敬韓栗喝酒,這隻手怕是要被他砍斷。

繼而稍轉身對趙霆行笑道:“趙總久仰大名,相遇就是緣,這杯我敬您。”

說著就給自己的酒杯滿上了,也給趙霆行的酒杯倒上。

但趙霆行紋絲不動,眼神卻看向韓栗:“你說,我喝還是不喝?”

語氣曖昧得在場所有人都瞬間瞭然他們之間的關係。

韓栗倒是樂見其成,她不敢利用顧阮東,利用趙霆行還不敢嗎?所以嬌聲道:“劉總敬你的酒,當然要喝嘍。”

趙霆行渾身一顫,端起酒杯,朝劉總的酒杯輕碰了一下,但喝酒時,眼神卻是全程膠在韓栗的身上,那眼神當眾也毫不掩飾,要把她吃了似的。在場的都是男人,一眼便知這眼神意味著什麼。

王總最先開口:“那今天就到這?”

劉總一行當然也附和到:“就到這,今天謝謝韓總款待。”

下邊的話不必說,合作是榜上定釘的事了,韓栗背後是顧氏,是趙霆行,還有這王總。跟她合作,等於跟這些公司都傍上了關係。

韓栗辛苦經營多年的、不靠男人的職場形象,就這麼被趙霆行一個眼神給分崩離析了。

誰還相信她是清白的?

坐在他的車上,本就心情不好,偏偏他忽地一把捏著她的下巴,陰冷地說:“跟男人喝交杯酒?你這破公司,喝了多少交杯酒做起來的?還是爬了多少男人的床?”

“停車。”韓栗不理會他,直接讓前麵的司機停車。

但司機冇有趙霆行的命令,冇停,繼續往前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