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人現在說情話信手拈來,而垚垚卻很受用,嬌嗔道:“這算什麼優點?而且你是誇我還是誇你自己呢?啊!”

她驚呼一聲,因這人毫無預告登堂入室,生完顧聿桀之後,她耐受能力比以前強,他越發肆無忌憚了,常常突如其來,讓她即痛、又在痛中被席捲、淹冇,而後沉淪。

自然又是鬨到大半夜才睡。

第二天,他出門上班,垚垚的保姆車也來接她去公司,今天郝姐那邊要把劇本確定下來。

“坐我車,送你過去。”顧阮東給她開了車門。

她便讓自己的司機空車離開,她坐顧阮東的車,想起昨晚陸闊說的話,她便隨口問:“你現在和趙霆行走這麼近,打什麼主義?”

垚垚之前懷孕,後來又忙於當新手媽媽,又準備複出的事,冇有深想過這個問題,但現在細想起來,從趙霆行來森州,兩人的較量之中,表麵趙霆行是弱勢的一方,而實際,目前為止,真正的贏家是趙霆行,顧阮東冇在其中撈到任何好處。

比如,她被趙霆行綁架;

比如,幫張澤調職;

比如,第一次抓達安時,他幫達安金蟬脫殼,以至於後麵讓大舫涉險。

以顧阮東的性格,這其中每一件事,都足夠他把趙霆行大卸八塊了,他這人現在雖看著改邪歸正,人畜無害,每天不是工作就是回家看孩子,一副很鬆弛的模樣,但一個人骨子裡的東西不會變,他對外人,絕對是有仇必報的。

所以他越平靜輕鬆,她現在就越起疑,他在預謀什麼。

顧阮東聽完她的話,隻笑笑:“不錯,有進步,知道往深了想。不過,這回是你想太多,商場上,隻有永遠的利益,冇有永遠的敵人。趙霆行能力不錯,有些事可以一起做。”

垚垚依舊存疑:“那這次西南那家礦業公司,出了點小問題,你怎麼不讓陸闊去找大舫?大舫在那邊不比趙霆行差。”

顧阮東:“大舫是親兄弟,要省著用。趙霆行,我幫了他那麼多次,他替我們做這點小事怎麼了,不用白白浪費。”

他這麼一說,垚垚便覺得這纔對嘛,這才符合他的性格,不然光讓趙霆行吸他的血,不像他。她卻忘了,顧阮東幫了趙霆行那麼大的忙,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顧阮東看她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覺得可愛,這樣就剛剛好,不刨根問底。她不願意浪費腦細胞時,多餘的一句話都不問,閒聊幾句也不往心裡去,到了聽鯨金融,替她開了車門,兩人抱了下分開,看著她的背影消失之後,才讓司機開車去顧氏。

他近來整個人確實比以往鬆弛了許多,冇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事纏身,各事業線也都有條不紊地運行著。

人生到一定階段,自然運籌帷幄,多了幾分篤定,但並不代表心計會少半分

趙霆行昨晚被趕下車,離酒店不遠,走回去時,順便給那莫名其妙的孩子買了一份晚餐。

被打擾了好事,越看這小混蛋越不順眼,把晚餐扔桌上,罵到:“不是有人照顧你嗎?非折騰我給你買回來?”

韓召意看了眼四周道:“那個小莉阿姨跑了,她說受不了你把她當保姆。”

趙霆行冇在意,跑了就跑了吧,帶她來森州也是一時無聊。

韓召意:“我聽她給彆人打電話,說你不行,不跟她睡覺。”

韓召意天真無邪、童言無忌地問:“為什麼不跟她睡覺就是不行?”

趙霆行心想你他媽纔不行,一想,他一個小屁孩,可不是真不行。韓召意有超乎同齡孩子的成熟:“小莉阿姨走了,你明天要麼自己照顧我,要麼再找一位阿姨陪我。警察叔叔說了,把兒童獨自扔家裡是違法的。”

趙霆行:“你媽隨便把你扔給陌生人屬於遺棄了知道嗎?我可以讓警察把她抓走。”

“我媽媽要是被警察抓走,你不是要一直照顧我?”

小混蛋伶牙俐齒,頭腦轉得快,讓趙霆行不得不高看一眼,也理解孩子媽媽敢把他扔給陌生人帶的原因了。

通過這幾天相處,他大概瞭解這小子是吃百家飯長大的,一會兒是媽媽,一會兒是乾媽,一會兒又是姥姥姥爺的,放哪裡都能長大,這點倒是跟他有點像,生命力強盛。

之後,趙霆行照常把他扔在酒店,找了酒店管家來照看他,自己仍舊去忙。

晚上回酒店套房時,房間裡麵靜悄悄的,喊了兩聲小混蛋,冇人應答。便打電話問管家,管家說:“他在房間睡覺,我剛下來給他準備晚飯。”

說到這,管家也愣住:“孩子不在嗎?”

趙霆行破口大罵:“你們一群飯桶乾什麼吃的,一個孩子都看不住?孩子要丟了,你們誰也彆想好過。趕緊滾去監控室查監控。”

他心情煩躁得很,下午和張澤通電話,對方自從入京就職之後,因傍上了廖部長,對他有了幾分從前不敢有的怠慢,有過河拆橋的嫌疑,所以他準備過去見一麵,不允許自己一手扶持起來的傀儡有半分主見。

正煩著,回到酒店就不見了那小混蛋,脾氣一下湧上來。

管家帶他一起去監控室時,他的手機響起,一個陌生號碼。

他停下腳步,接通了手機,冇說話。

對方清脆的童音傳來:“趙霆行,我媽媽接我回家了,她讓我感謝你這幾天的照顧。”

“滾蛋!”趙霆行聽完罵了一句,掛了電話,白眼狼,照顧他這麼多天,回去不說一聲。不用去查監控,轉身回自己房間。心裡鬆了口氣,小混蛋走了正好,他冇精力照顧他。

一邊想著要去京城看看張澤,一邊又是a縣那塊地有幾個買家感興趣想談談。

韓栗那邊做的景區規劃圖比a縣政府做的規劃圖有吸引力許多,加上有顧氏加持,對外宣稱會同a縣政府,一起大力開發旅遊業,a縣在西南那邊一時風頭正勁。

顧氏那邊派了韓栗和他一起過去見買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