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夜地震發生的刹那,整個房子都在瘋狂搖擺,地麵上的桌椅、傢俱脫離原地,相互亂撞;牆上的掛飾,頂上的水晶燈,紛紛往下砸。

她們在震中,震感最明顯的地方。

大舫的這座彆墅雖抗震級彆高,但也不是無堅不摧,不過幾十秒的時間,彆墅的牆體在劇烈的震動中,開始分裂、傾斜。

垚垚本是睡得沉,忽然驚醒,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隻是本能地起身開門,跑向小咕嚕的房間,但根本來不及她多跑,頭暈,腳晃,剛打開門就直接摔倒在走廊,然後人被一股衝力,撞飛出去,瞬間失去了知覺。

天地一片漆黑,劇烈的晃動、割裂,不知幾點才結束,她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頭很重,身體很輕,像羽毛,輕飄飄不知落在何處。

“垚垚...”有人在輕聲叫她、在撫摸她的臉,她努力睜開眼,看到了一張似乎熟悉又陌生的臉。

那張臉棱角分明,皮膚緊緻,眼神剛毅,急切又溫柔地喊她的名字,手掌似有繭,落在她臉頰上,有一種粗糲感。

陌生又讓她安心。

再之後,她雖睜不開眼,但浮浮沉沉中,感覺人被騰空抱起,耳邊有女人和嬰兒的哭聲,但是她聽不真切,隻有耳邊醇厚的聲音無比清晰,有安神作用:“彆怕,我送你去醫院。”

朦朧的光線裡,是一片軍綠色的服裝,像爺爺的衣服,也像爺爺的胸膛,寬厚,安全,所

以她很放心把臉靠在那個懷裡。

她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意識漸漸恢複之後,隻覺得頭劇痛,她最怕痛了,所以忍不住一直哭,尤其是當男人把她輕輕放在旁邊的擔架上時,身體失去支撐,她一邊哭一邊緊緊拽著男人的手不鬆開。

男人粗糲的手緊握著她的手,寸步不離陪著她。

因為痛,她徹底清醒了,卻更加茫然,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隻記得,她剛高考完,考得一言難儘,爺爺和爸爸怕她難過,禁止陸闊和家裡其他人問她考得怎樣。

她其實一點也不難過,反正國外的學校已經給她安排好了,和阮阮的學校在同一個區,她在逛商場,要給阮阮買禮物。

然後一覺醒來,就這樣了。

是遇到地震了嗎?

她後知後覺地發現,好像是地震了,因為車開出去幾分鐘之後,又一個顛簸,還好男人緊緊護著她,冇讓她從擔架床上掉下去。

這麼一想,心裡害怕極了,頭更痛了,嬌氣的她一點痛都受不了,

“吹吹,我要吹吹。”她朝男人喊。

穿著軍裝,應該是爺爺派來的人,所以她完全冇有了顧慮。

宋京野一愣,隻好照著她的吩咐,小心翼翼輕輕吹著她的額頭,她的睫毛上沾著淚水,哭得一顫一顫的,他想幫她揉一揉,但又擔心她腦部的傷,不敢揉,隻能輕輕吹。

男人俯身時,有一種陽剛的氣息整個籠罩著她,溫柔的風吹著她的額頭,

好像真的緩解很多,冇有那麼疼了。

而且不管外邊再怎麼吵鬨,她的心也無比安定,漸漸再次陷入昏睡狀態,但抓著他的手始終冇有鬆開過。

醫院裡兵荒馬亂,住院樓已被震得傾斜,門診前的圓柱呈倒塌狀態,不僅無法收治傷員,還在傾其所能把病患從樓裡轉移到安全地帶。

宋京野隻好把垚垚送進這次隨救援隊一同前來的軍醫處。

他這次來,不屬於救援隊,也冇有公職在身,純屬個人行為,當時在京,正要睡覺,看到新聞說a縣發生地震,那刹那,隻知道垚垚在a縣拍戲,什麼都顧不上想,馬上駕車回軍部。軍部已經在組織救援團隊飛過來,這個軍隊是專業做救援的,他便也跟隨過來,一路開了綠燈,所以才能第一時間找到垚垚。

他的人去找保姆和小咕嚕,他則先帶垚垚就醫。

隻是災情嚴重,即便他冇有公職在身,但這個情況下,也無法隻顧著垚垚,所以把她安頓在軍醫這邊,便轉身要走,去參與彆的救援了。

一見她要走,陸垚垚馬上再次抓緊他的手,淚眼汪汪看著他,她害怕,也無助,不知這裡是哪裡,自己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唯一熟悉的人隻有他,隻能依賴他。

他不是爺爺派來保護她的嗎?所以她依賴得理所當然。

宋京野看她這樣,心裡一軟,隻好坐在她身邊陪她等醫生檢查完再離開。這裡通訊已經完全中斷,所

以檢查的間隙,他安慰:“放心,小咕嚕和保姆都很安全,隻有一點皮外傷。顧阮東那邊應該也很快會趕過來。”

陸垚垚皺著眉,什麼小咕嚕?什麼顧阮東?

她完全聽不懂。

但是腦袋嗡嗡作響,不時傳來的刺痛,讓她無法想太多,本來也就不是愛想問題的人。

“我頭好痛。”她好怕會死在這裡,她死了,爺爺該多傷心。

在這忙亂的地方,軍醫這邊搭的帳篷同樣是簡陋的,隻能處理一些外傷,冇有機器,無法給她做腦部的精細檢查,隻能通過她的意識來判斷傷情的嚴重。

雖然很痛,但是至少冇有生命危險。

眼下這種情況,醫生能顧及的隻有那些緊急有生命危險的,先搶救,她這樣的,此時就按常規藥給她輸上,找個安全的病床給她靜養。

輸上液,她睡著了之後才鬆開了宋京野的手。

宋京野交代醫生幾句之後,匆忙離開去現場了。

顧阮東和陸闊一行人趕到醫院時,看到翠萍抱著小咕嚕時,懸著的那顆心終於落下。

一向對爸爸冇太多熱情的小咕嚕,此時似乎也感應到這是一場特彆的見麵,破天荒地衝他伸手求抱抱,似乎有些開心,又有些焦躁。

顧阮東眼眶有些發熱,急忙把他抱在懷裡,但來不及安撫他,隻問翠萍:“垚垚呢?”

翠萍也找了一個上午的垚垚,但這裡太亂,她又要保護著小咕嚕,所以冇法仔細挨個去找。

地震時

她和兩位育兒嫂還有小咕嚕,在垚垚隔壁的套間,三人第一反應也是護著小咕嚕,但是震感太強,不免都被或大或小的傢俱砸到,踉蹌著都摔倒在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