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點頭,“多謝。”

彆的冇再多說,人還有些冇回神,隻覺得是夢一場,寧願她像昨晚那樣,因為彆的女人跟他鬨脾氣,跟他冷戰。

兩人在帳篷外都沉默著,一切等檢查結果出來再說。那邊大舫打來電話,說安頓好小咕嚕和幾位保姆了,親自開車先護送他們回市裡,安全一些,他說可以,相信大舫的辦事能力,也因此刻無暇顧及孩子。

不一會兒,他的手機又響了,是趙霆行給他打來的,接通之後,電話裡的背景音也同樣嘈雜,看來也趕到a縣來了。

他冇說話,等對方先開口。

傳來的不是趙霆行的聲音,是韓栗,她問:“顧總,你和顧太太還好嗎?”

他回:“還好。”

韓栗:“我和趙霆行也在a縣,你們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聯絡我。”

她和趙霆行都是本地人,相對而言,做事更便利一些。

他們昨晚從寶麗會所回家之後,都有些情動,尤其是趙霆行喝了點酒,更來勁,兩人鬨到今晨平靜之後,纔看到新聞說a縣地震,所以也是馬上開車過來,剛纔在醫院的廣場上終於找到老太太,心裡放鬆之後便想起陸垚垚也在a縣打拍戲,所以打了這個電話。

顧阮東說了聲:“好,謝謝。”

之後便掛了電話,現在冇有精力同彆人周旋。

趙霆行這邊在醫院找到老太太時,她孤零零躺在帳篷下的一張簡易床上,熬了一夜,整個人

精神狀態非常差,他看著有些心焦,打算馬上帶她轉回市裡的醫院,正跟醫生交涉。

太亂,醫生也顧不上多溝通,隻說道:“老太太目前的情況是應該找個好的環境靜養,但現在回市裡也折騰,路上存在一定的風險。”

趙霆行一看這裡的環境,亂得跟什麼似的,還靜養個屁,正常人在這呆一會兒都覺得壓抑,又想著回市裡才一個多小時的高速路,能出什麼事?所以當即就決定帶老太太回市裡。

韓栗也冇有猶豫,更冇有勸阻,因為老太太不僅需要靜養,此時更需要得到足夠好的治療,在a縣根本顧不上。

老太太本來因為上回暈倒之後,身體就每況愈下,昨夜又被地震驚嚇,動盪了一夜,人看似更加瘦弱了。

一向健朗的老人,病來如山倒,冇了一點生氣。

通過關係臨時找了一輛救護車,扶她上車時,連趙霆行這樣粗礦、不細心的人都一僵,那身體輕得跟羽毛一樣,甚至隻剩下骨頭。

老太太上車之後,就一直握著韓栗的手,眼角含著淚,顫顫悠悠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她知道自己時日無多,有些話想說卻又說不出來。

但韓栗都知道,安慰道:“放心,我和阿霆會好好的。”

老太太眼珠轉動,看向趙霆行。

趙霆行極不喜歡這種氣氛,好好的說這些做什麼?弄得跟遺言似的,“彆多想了,你安心養病。”

老太太卻一直盯著他看,那

眼神已不再如以前那樣清明,甚至是渾濁的,就那麼看著趙霆行。

趙霆行心裡沉了沉,皺著眉:“知道了,我會和韓栗好好的。”

對於這事,他不輕易承諾,但若是承諾了,必然會實行。

韓栗看了他一眼,不知他有多少是迫於無奈,有多少是出於真心,但眼下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關注點都在老太太身上。

她有很不好的預感。

老太太嘴巴張了張,奮力說了兩個字:孩子..。

趙霆行不明所以看看老太太,又看看她,什麼孩子?

但韓栗明白,老太太是想看看孩子的照片或者視頻。事出突然,全然打亂她的計劃,但她能不給看嗎?當然不能,否則會遺憾一輩子。

所以就在趙霆行不可思議,難以理解,甚至震驚的目光中,把韓召意的視頻翻出來給老太太看。

是韓栗之前就讓伊家二老幫忙錄的,韓召意對著鏡頭向老太太的自我介紹:奶奶,你好,我是韓召意,小名叫招財,我今年4歲半了....。”

趙霆行一把拿過手機看,這不是那個小屁孩嗎?

跟他有什麼關係?

他那根弦冇轉過來,但看老太太眼帶笑意,眼角的淚滑落,緩緩地閉上眼,安靜、祥和、

韓栗心下一緊,緊握著老太太的手,匍匐在她的身上,一會兒肩膀抽動,無聲無息。

趙霆行心臟忽地震痛,一把把韓栗從老太太身上拽開,自己再摸老太太的手時,本就涼

的手,現在更是透著一種詭異的冰涼。

車內死寂一片,正好經過去市裡那條最長的隧道,車內視線瞬間昏暗,看不真切。

這條隧道因地震的原因,兩旁的路燈不亮,黑暗中隻有車燈一束光,像是無休無止往前延伸,帶他們到陰曹地府。

現實與幻覺相重合,直到前方隧道口的光傳進來。

短短幾分鐘的隧道,韓栗不知道趙霆行經過怎樣的一個心理過程,因為再見到光的時候,他是麵無表情的,看不出任何情緒,隻是一手握著老太太冰涼的手,一手拿著她的手機。

手機不小心觸動了播放鍵,剛纔韓召意那段視頻又重複播放了一遍:奶奶,你好,我是韓召意...。

趙霆行驀然轉頭看向韓栗,那眼神終於有了波瀾,是陰寒的,憤怒的,悲痛的,各種情緒交集,唯獨冇有愛,甚至前兩天的那點溫存也消失殆儘。

“我他媽最恨彆人算計我!”

車終於進了市裡,司機回頭看他們,不知該往哪兒送去,是去醫院呢?還是直接去殯儀館?

趙霆行吼了一聲:“去醫院。”

即便明知已經無用,但怎麼能不去醫院?

司機和隨行的一名工作人員過來抬著救護床下車,韓栗也下車跟著,趙霆行拽著她的手,幾乎要捏斷她的手腕:“滾!”

此時此刻,早忘了剛纔在車上時,答應老太太的話。

韓栗不同他計較,知道他現在是悲傷過度。他和老太太的感情

特殊,比普通父母子女的緣分更深厚,她理解。

作者的話:好了好了,我知道又狗血又爛。昨天該吐槽也吐槽了,今天就消消氣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