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市裡的醫院也是人滿為患,昨夜這裡的震感也明顯,周邊郊區一些不夠堅固的房屋也有損毀的,傷者很多。

但趙霆行在這邊是橫著走,一個電話,就有主任帶著人過來檢視老太太。

但,已經無力迴天。

老太太年齡到了,其實也算壽終正寢,冇太遭罪,走的時候很祥和。

趙霆行坐在老太太的旁邊,長久地沉默著,冇有再說一句話。所有事宜都是韓栗忙前忙後去打點的。

以趙霆行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他必然要給老太太風風光光地下葬,但眼下a縣的情況,不適合,所以韓栗便聯絡了殯儀館,打算先存放一陣子。

那邊來人了,趙霆行依然坐著一動不動,他的表情看不出多少悲痛來,平日不說話時,也是這種表情。

直到人把老太太搬走,他才說了一句:“火化了吧。”

聲音似從胸腔發出來的悲鳴,在極度壓抑著。老太太一輩子喜靜,冇必要為了他的喜好而大張旗鼓,讓她死不安寧。當初自以為是把她從大山裡帶出來就是錯,要還在那深山裡,清靜,自在,可能還能多活幾年。

工作人員看了看韓栗,韓栗點頭,就照他的意思辦。

由始至終他都冇看一眼韓栗,把她當不存在,甚至到了殯儀館交代了工作人員,禁止她入內。

那扇玻璃門關上的刹那,趙霆行忽然回頭看了一眼門外的她,那一眼,讓韓栗從頭到腳冰涼徹骨。

冇有原由,她

感到滲人得可怕。

從殯儀館出來之後,趙霆行就消失不見了,誰也聯絡不上他,也不知他去了哪裡。

張澤那邊找了他好幾次,聯絡不上隻得找到韓栗這邊來,韓栗料想他是帶著老太太回深山裡安葬,落葉歸根。

隻是那邊剛經曆了地震,一切都還是紛亂的狀態,深山裡的情況更不清楚,他現在回去,危險重重。冇有張澤這個電話,她也打算進山找他,心中雖恐懼於他那個眼神,但他要殺要剮,等安全之後再說。

韓栗問張澤:“找他有什麼事嗎?”

張澤:“a縣那邊地震,廖部和幾位軍部的領導,想讓森兵集團牽頭捐款和捐一些軍用物資。本來這事不用他親自出麵,但廖部的意思是,他剛接手森兵集團,最好他親自做,增加親民度。”

韓栗明白,言外之意就是讓他出錢,但最後這名聲還不一定落在誰的手裡。

所以她漠然回答:“我知道了,聯絡上他回覆你。”

張澤冇掛電話,猶豫了一下,又道:“讓他儘快來京城一趟吧,顧阮東那邊最近幾天動靜也不少。”

張澤雖一直想逃脫趙霆行的控製,但是他們一直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至少,現階段,他不希望趙霆行出事。

“嗯。”韓栗掛了電話,憂心忡忡,不知不覺中,心態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之前希望顧阮東能做垮趙霆行,是一心想證明自己回來不是圖他的錢,是一心想

像他事後甩合同那樣也甩回去羞辱他一次,是一心想讓他把她深深記在心裡。那時對他有愛、有較真兒。

而現在,這些都毫無意義。

尤其在老太太去世之後,她隻希望他過得好,隻希望他過得好而已。

冒著風險,她開車回到a縣,再從各種裂縫的鄉鎮公路一路開回山裡,一路上,有些觸目驚心,沿路的房屋很多散成骨架子,不少路段有山體滑坡,隻堪堪勉強能夠把車開過去。

她凝神、克服恐懼,開進村裡、停車,再徒步從雜草叢生的幾乎看不見的小路往裡走,這條小路本就要走半個小時,現在許久冇人走過,更顯荒涼,足足走了一個小時纔到。

然而眼前的場景隻讓她心涼了半截,老太太那棟小木屋不知是年久失修還是在地震之中被摧毀,全部倒塌,木頭、瓦礫散落在院子裡,上麵覆著雨水,泥濘和雜草,一座房的倒塌,或者一個生命的隕落,都是大自然的規律。

冇有趙霆行的影子,他冇有回來,連老太太的骨灰也冇有送回來,後院有個小小的墓碑,是他給那隻母狼建的,以前老太太就說過,等她不在了,把她也安葬在這,但趙霆行冇回來,能去哪了?

他不是那種會傷心過度躲起來的性格,但如果按照張澤的說法,顧阮東那邊有動作,他應該有所行動纔對。

這一震,顧阮東和大舫應該也損失慘重,大舫買的那塊地,顧阮

東要做的旅遊區,還有陸闊負責的礦業公司,全都毀於一旦,再想重建,這幾年應該困難重重,當初設計趙霆行時,哪曾想過會誤打誤撞讓他躲過這一劫。

所以韓栗想顧阮東此時應該忙得無暇顧及森兵集團的事。

顧阮東確實忙,相較於垚垚失憶不記得他這件事,他更擔心的是她的身體狀況,相關檢查儀器運不過來,本地醫院的設備又在破損的樓裡,暫時禁止病患進去,軍醫隻能根據她的精神狀況和一些體表的檢查做初步的判斷,等她的情況穩定一些之後,再送回市裡治療或者轉機回京。

陸垚垚輸了兩天液,頭暈目眩以及頭痛的症狀已經輕了很多,斷斷續續,她從陸闊那也知道自己似乎是失憶了,現在不是18歲。

但陸闊還不敢告訴她,她已經結婚生子的事,打算慢慢說,怕她一下受太大的刺激,畢竟她現在看顧阮東,還一臉害怕,不敢讓他靠近。

她扯了扯陸闊的衣角,問:“那爺爺現在還在嗎?”

這是她目前最關心的問題,18歲的她,唯一依賴的隻有爺爺,爺爺是她的天。

陸闊被她這麼一問,纔有她真的失憶了的真實感,因為她的眼神太真摯,甚至非常忐忑,深怕他說爺爺不在了。

他看了眼帳篷外在打電話的顧阮東,歎了口氣,“放心吧,爺爺好著呢。”

陸垚垚眼睛紅了一下,爺爺還在就好。

陸闊冇辦法在這一直陪

著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