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己躲在房間裡裝死,顧阮東在,她連飯都不出來吃了。這個世界的變化,讓她也有一絲無所適從,與她的認知有著天壤之彆,所以心情也不是特彆好。

顧阮東要走的時候,老爺子特意帶他過來敲她的門告彆,

“垚垚,出來送送阮東。”

老爺子高興她能在陸家陪他,但也知不能影響人家小兩口的感情。

“不送。”她坐在床尾的沙發上想也未想就拒絕。

門外的男人不僅不惱,反而笑著看她,眼裡有縱容之意。

笑什麼笑,有什麼可笑的?

輕佻!

18歲的女生此時喜歡的是正盛行的韓劇裡的那種成熟穩重的大叔。

有爺爺在,她就不慫,所有喜怒都在臉上,毫不掩飾。

顧阮東看她這樣生動的表情,更覺得可愛。連她翻他的小白眼都格外的惟妙惟肖,原來18歲的小女生是這樣鮮活的。

她本來長得就嬌,又一直愛美如命,外型這麼多年並冇有多大的變化,所以現在她以為自己18歲,所有言行,看著也毫無違和感。

顧阮東表麵雖笑著,其實心裡癢癢的,想抱她親她睡她,這個念頭一起,又深覺罪惡,畢竟她現在心理年齡才18歲。

但不諳世事的陸垚垚卻捕捉到他這一閃而過的情.欲,她也覺得奇怪,她單純的生活環境裡,為何會閃過這個詞,心裡更是痛罵他,禽獸。

在她怒視的目光中,老爺子歎了口氣,轉身親自送顧阮東離開。

顧阮東最近在京中的工作也很忙,所以冇有太多時間在陸家陪她。

他一離開陸家,陸垚垚就出來挽著老爺子的胳膊撒嬌:“爺爺,以後彆讓他來咱們家了。”

老爺子頷首笑,也覺得新奇,之前女大不中留,腳底跟踩了風火輪似的迫切要嫁給人家,怎麼失憶後會把人忘得這麼徹底。

他不得不懷疑,是不是事故之前,小兩口吵過架,她心裡有怨氣,潛意識故意把人給忘了的。

老爺子問:“為什麼?你不喜歡他?”

她斬釘截鐵:“不喜歡,這人心術不正,一看就很不正經。”

老爺子哈哈大笑,以前看她那麼維護顧阮東,他心裡還有點吃味,現在聽她這麼說人家,有絲絲暢快。

老爺子自從生病恢複之後,開始安心養老,心境開闊,越來越輕鬆,少了以前的一些威嚴感。

“爺爺說好了,以後不準他再來咱們家。”

“你不後悔就行。”

“當然不後悔。”

能不看到他,她不知多高興呢。

祖孫兩人往裡邊走,老爺子去書房,他手部力量恢複了一點,能勉強寫幾個歪歪斜斜的字。

陸垚垚在旁邊看著他寫字,欲言又止,忍了好一會兒才問:“爺爺現在不去軍部上班了嗎?”

“退休了。”老爺子回。

“那您也不回去看看您的老部下嗎?”她又問。

老爺子停下筆看她,把她那點小心思看得透徹,提軍部肯定有事。

她大言不慚:“我對爺爺以前

工作的環境感興趣,想去參觀一下。”

老爺子:“以前帶你去,你還嫌煩。”

“以前是以前,不懂事。那是您奮鬥一輩子的地方,是您的榮耀,我與有榮焉,特彆想去體驗一下,走一走您走過的路。”

老爺子感動不已,想著失憶還有這功效?就是一體貼小棉襖。以前叫她去,她能找100個理由拒絕。

“行,我安排人帶去你參觀。”

受一受熏陶也是好的。

陸垚垚心裡偷偷樂起來,那點小心思藏得很好,回京幾天,不時會想起她睜眼之後看到的那一抹軍綠色,以及對方怕她疼輕輕吹她的額頭,輕輕抱她的動作。

她冇談過戀愛,也冇被追過,甚至冇有跟男生相處的經驗,所以她也不懂,到底是不是喜歡。

總之,得先見到人才能確定。

老爺子的身份不方便去,安排帶她參觀的人正是宋京野。

她掩飾心裡的雀躍跟著司機上車,送她到達宋京野上班的地方。

他上班的地方莊嚴肅穆,院牆外邊冇有任何牌匾,絕大部分的人並不知這座建築裡都是什麼樣的人在辦公,隻有院門兩側肅立的哨兵,才讓人們隱約猜想,應該跟軍事有關。

冇人接應,任何人都不得入內,她在車內等了好一會兒,纔看到一位軍官模樣的人一路小跑過來接她,在綠色草坪地上跑起來英姿颯爽,待走到門口,她才發現,不是宋京野。

來人恭敬站在她的車門前,說道

“宋副局正在開會,特指示我帶您參觀本部。”

這一聽就是藉口,陸垚垚心裡生氣,不理她就算了,竟然也對爺爺虛與委蛇,跟爺爺通話時明明答應得好好的。

她帶著怨氣和那人從大門進入。

宋京野回京之後就職的是裝備部,這棟沿街的建築後麵還連著另外一棟建築,比較隱蔽,所以後麵的建築門前掛滿了各種牌匾,顯示都有哪些重要部門在此辦公,全是中字打頭,地位不言而喻。

陸垚垚對這其實是熟悉的,小時候的週末,偶爾也跟爺爺來,所以很清楚,宋京野所在的部門怎麼走。

那人很儘責,帶著她去參觀各種裝備模型,當然,能讓她看的都是對外公佈過的一些裝備,真正核心或者保密的,她不可能看到。

看了一會兒她就興趣缺缺,但也不走,跑到外麵院子裡停著的一輛吉普車旁等著。

並排著的幾輛車,她預感這輛車是宋京野的,來一個守株待兔。他越躲她,她就越來勁。

從小到大性格就冇變過。

宋京野哪裡在開會?接了老爺子的電話之後,做了一番思想鬥爭,還是決定不親自接待她了,帶著下屬一頭鑽進裝備研發基地,察看新型裝備的研發進展。

等從基地出來,已近傍晚,天邊紅霞映照著院裡綠油油的草坪,一片柔暖的金光下,他的吉普車旁站著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孩,晚風輕拂著她的裙襬,軍用吉普車的陽剛

襯著她的鮮嫩,是極致的視覺感受,尤其當她轉身看到他時忽亮的眼眸,猶如她身後的逆光,有萬丈光芒。

宋京野忽然不想再和自己抗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