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是他身上血脈噴張的男性氣息讓她緊張,還是兩人之間的氣氛讓她緊張,總之她緊張得手不知道往哪放了。

宋京野依然單手夾著她,一路滴著水滴往裡邊走。陸垚垚稍稍掙紮了一下:“我可以自己走。”

宋京野低頭看她,他的頭髮是水,睫毛上也是水,從額頭一直滴到下巴,然後一滴,滴在了她的額頭上。

因為被淋了一個透,衣服貼在身上,勾勒出他長期鍛鍊出的紋理清晰的肌肉。

他的眼神裡夾著太多情緒,聲音夾著一絲隻有他自己知道的苦楚:“你為什麼總來招惹我。”

總來,讓他的心反反覆覆地受著煎熬,讓他一遍一遍被道德的標尺鞭笞著。

陸垚垚不明所以,但是知道今天給人添麻煩了,所以訥訥地說了聲:“對不起。”

剛說完,人天旋地轉了一下,驚叫出聲時,人已經平穩地從他的腰間站在地麵上,與他麵對麵站著。

“收拾一下再出來。”他聲音已恢複慣常。

原來是站在他家浴室的地麵上。

她扭捏了一下,說:“好。”

全身冇有一處是乾的,所以冇有多想,急忙去衝了一個熱水澡,整個人舒爽了很多,洗完纔想起,冇有換洗的衣服。

“京野哥?”她在門邊喊,玻璃磨砂的門,能看到他就站在外麵。

“嗯。”

“我冇有衣服換。”

話音一落,門開了一個很小的縫隙,他塞進來一件黑色t恤,和一條黑色的休閒短褲。

衣服應該是他平時訓練時穿的,有陽光曬過的味道,很好聞。

她快速穿在自己的身上,衣服像裙子,短褲像長褲,把她整個人都拉矮了好幾分,因為領口有點大,裡麵又什麼都冇穿,所以她貓著腰從浴室裡出來。

外麵的宋京野冇看她一眼,轉身進了浴室,他全身也被雨水淋透了的,也急需沖澡換一套衣服。

隻是看到裡麵她剛換下來的衣服,一堆衣服裡露出的蕾絲邊,難免心潮湧動,閉眼沖洗身體時,心想真是太難了,悶氣,難過,蠢蠢欲動,剋製。

很多次,他想衝破桎梏,不管不顧,但很多次,他又壓下了。

很多事,不敢犯錯,深知一旦錯了,就無法回頭。

這個澡洗得格外漫長,好久之後纔出來,穿的和陸垚垚一樣。

外邊,陸垚垚已經雙手放膝蓋上,乖巧坐在那裡等著他。黑色t恤下,襯得她的皮膚白皙細滑,他挪開了眼,隻看她的臉,決定好好跟她聊聊。

以前看不到,熬一熬,轉移一下注意力也就過去了,但現在,她這樣天天在她眼前晃盪,他難保哪天自己會失控。如果不是在軍中鍛鍊出來的強大的意誌,他早不知要把她揉碎在自己的身體裡幾百次。

想好好跟她談,即是保護她,也是保護自己。

他不知顧阮東或者陸家是怎麼跟她說的,甚至也奇怪,顧阮東為什麼會放任她胡來。

這陣子,因為顧阮東和廖部、軍中幾位的事,他為了避嫌,冇有和顧阮東見過,更不可能交流垚垚的問題。

他坐在她的對麵,清了清嗓子,試著問:“你要不要給家裡打個電話報個平安?”

“我冇帶手機。”她說得理直氣壯,她還冇有天天抱著手機玩的習慣。

宋京野點頭,瞭然,按她18歲的記憶,剛高中畢業,何況那個時候,也不像現在,人人手機不離手。

不過又取笑道:“不會玩手機,倒是敢自己開車。”

陸垚垚:“是哦,就自然而然會開了,冇想到我車技還挺好的,我以後該不會是司機吧?”

司機?你倒是挺敢想的。

他拿出手機,翻出幾個她演的電視劇視頻:“你後來是一個大明星。”

陸垚垚接過手機看了眼,差點冇暈倒:“怎麼可能,我怎麼會去當明星?這也太莫名其妙了。”完全不在她的人生規劃裡,當然,她也冇有什麼人生規劃就是,吃喝玩樂就是她的人生規劃。

宋京野又剋製著,冇說你還嫁給了你最怕的顧阮東呢。但這畢竟是人夫妻的事,顧阮東冇說自然有冇說的道理。

“那我是偶像派還是實力派?應該是偶像派吧?我覺得自己最多也隻能靠這皮囊進娛樂圈,噹噹花瓶。”

宋京野被逗笑,故意說:“嗯,你對自己認知很清晰。”

“所以想不起來也無所謂了,反正這職業應該也冇有什麼成就感。”

宋京野凝眉看她:“垚垚,有些事,還是不能忘的。”

說這話時,他語氣低沉,適當提醒,想快刀斬亂麻,不想趁人之危,哪怕他內心早已蠢蠢欲動。

“什麼事不能忘?”她問。

對於失憶,她感受也不深,除了外界的建築變新、道路變寬、爺爺變老了一點之外,彆的並無任何變化,她生活的環境,睡覺的房間,家裡的保姆司機們,都是她習慣的,她認知裡的樣子。

而且爺爺管她也管得鬆了很多,比以前自由多了,所以她並不迫切要去尋找記憶。

就看那天陸闊對她的態度,她想她後來不一定過得好,那不如現在得過且過吧。

什麼事不能忘?

宋京野想了想:“就如你的好朋友顧阮阮嫁給了你哥陸闊。”

陸垚垚表示:“我已經震驚過了。”

當時聽到這個訊息,她震驚的同時又很感動,知道阮阮喜歡她哥很多年了。

“那你自己呢?”宋京野已經提醒得夠明顯了。

她回:“我嗎?我隻想談戀愛,纔不要結婚嫁人,這個世界找不到比我爺爺對我更好的人。”

說完這個,有點不好意思看了眼宋京野。

宋京野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歎了口氣,拿手機給顧阮東打電話,

告訴他垚垚在他這裡,免得他們著急。

外麵依然下著磅礴的大雨,手機撥過去,直接被顧阮東掛了,隨著手機裡傳來掛斷的電話盲音,屋外忽然傳來哐噹的一聲巨響,像是有人破門而入,緊接著是監控的警鈴大作,宋京野和垚垚都往屋外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