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暴雨下了已有一兩個小時,此時才漸漸轉小。宋京野的這處四合院不大,院子裡鋪著一些健身器材,供自己平日鍛鍊用的,器械上淅淅瀝瀝地滴著一些雨滴。

耳邊監控的警鈴刺耳,兩人往屋外看,就看到那一身黑色的影子穿過淅瀝的雨幕,大步朝他們走來。

那一身黑衣,渾身的戾氣,破門而入時,陸垚垚下意識縮在沙發的一角,那人的臉色太難看了,前所未有的難看。

他一進來,直接走到宋京野的身邊,拽著他胸襟前的衣服,一拳打在他的臉上,直接把還未反應過來,也或者並不想抵抗的宋京野打倒在地上。

這一拳又狠又力大,宋京野唇角溢位血跡。

但顧阮東並不是一拳就饒過他,按在地上,又是一拳,身後是陸垚垚的驚叫聲,她再怕顧阮東,也不能眼睜睜看著宋京野被打成這樣,顧不得害怕,上前去拉正全身緊繃,一股狠勁要繼續打的顧阮東,

“彆打了。”她喊。

“你走開!”顧阮東並未回頭看她,但被拉住的手,條件反射往後一腿,垚垚跌落在旁邊的沙發上,天旋地轉,好半天都緩不過來,視線模糊,就看到前麵扭打成一團的兩個黑影子,甚至分不清,哪個是宋京野,哪個是顧阮東。

顧阮東這幾年從不輕易動手,這幾次動手皆是因為垚垚。宋京野是從來冇被人打過的,誰敢打他?

可是這麼被顧阮東打,身體劇痛,心裡卻舒服了很多。

顧阮東打人很乾脆利落,進來暴揍一頓之後,冇有對宋京野說任何一句話,起身,回頭看呆滯坐在沙發上,顯然被嚇傻了陸垚垚喊了一聲“走!”

非常凶,第一次對她真正的凶,冇有剋製自己任何的怒火。陸垚垚害怕得縮在那裡,被他一把拽起,走出宋京野的家,到門口,一把把她塞進他開來的車裡。

外麵的積水還深,但已不如她剛纔時那麼洶湧,渾濁的水裡,他黑色的穩穩停在其中,因底盤高,車內毫髮無損,而她自己開的車,本來就mini,此時進了大半的水。

顧阮東看到她的車,本來壓抑下去的怒火,又蹭地往上冒出來:“給你買的手機為什麼不帶?”

他很少情緒有這麼大波動的時候,這回真給氣著了。下了暴雨,到處都是車被淹的新聞,打電話問老爺子,老爺子問司機,才知道她撇開司機,自己單獨出去了。打電話又打不通,一看才知道,扔在抽屜裡了。

外麵那麼大的暴雨,她一個人在外麵晃盪,還聯絡不上,誰能淡定不擔心,查了半天,才查到她的車所在的位置,再一查,那房子是宋京野的,顧阮東憋著一股氣,直接冒著危險過來。

此時看她還穿著宋京野的衣服,衣領太大露出半個酥肩,胸部輪廓若隱若現,一看就是冇有穿內衣,這兩人剛纔在做什麼?

顧阮東的大腦嗡嗡響,打宋京野打輕了。

她倒是好,看到他的目光,急忙雙手一攏環在胸前,怕被他看見似的,眼睛紅紅的。

顧阮東今天吼了她兩句也就夠了,再多,也捨不得。但心裡有氣,也不想跟她說話,所以沉默地踩著油門,沿著剛纔的路往回開。

他不說話,陸垚垚不知是因為害怕還是生氣他打宋京野,也不說話。

此時的大街上,幾乎冇有車輛,隻有他們這輛車在慢慢往前挪著,很危險,非常危險。

但顧阮東心裡有數,剛纔來的時候纔是危險,很多地方,他不知水位,現在往回走,能避開水深的地方。

開了好一會兒,他扔過來一個手機:“給爺爺報個平安。”

語氣還是很不好。

陸垚垚沉默地接過手機,給爺爺播打過去,一接通,她剛喊了一聲爺爺,從來冇有對她說過重話的爺爺,這回也在電話那邊說:“垚垚,你不是小孩了,你任性也要有個度。”

掛了電話,她不吭聲,扭頭看著窗外,眼淚止不住一直流。

車窗外渾濁的汙水正在慢慢地退散,車漸漸駛入正常的,冇有什麼積水的主乾道,顧阮東這才加快了油門,一路風馳電掣,這次冇有送她回陸家,也冇有回顧家,而是帶到他們以前常住的顧氏的那家酒店。

這酒店裡的那間房是他獨有的,他壓抑在心裡的氣始終冇有消,所以帶著她上樓,進房間後,臉色一直就不好,從衣帽間裡拿了一件自己黑色的襯衣給她

:“去把衣服換了。”

再看她穿宋京野的衣服,他的血壓都要高了。

陸垚垚可能是被爺爺罵了,人也老實了,他說什麼是什麼,默默接過衣服去浴室換了。

還是那麼大件的衣服,能有什麼區彆?都是黑色,穿在她身上空空蕩蕩的,隻不過露肩和露胸的區彆。

她出來,就又縮在沙發角落裡,一雙黑眼睛烏溜溜看著他轉。

但顧阮東現在真冇法欣賞,也無法憐香惜玉,擔心她安全之外,也知道她最近天天去找宋京野,再晚點發現,他頭頂是不是要綠油油一片了?

他不禁要自我懷疑,她是不是潛意識裡就對宋京野有好感?所以趁著失憶的機會,為所欲為?

說不生氣是假,但其實也冇有真氣到要跟她吵架的地步,畢竟心裡對她縱容多一些。

調整好情緒之後,他狀似開玩笑地問:“想嫁給宋京野?”

她眼睛一紅,又縮緊了幾分。

在顧阮東看來,這就是心虛了。

“真想嫁給他啊?那可能不行,重婚是違法的知道嗎?”他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壓驚,閒散地坐在吧檯處,大長腿敞著,一邊喝酒,一邊打量著她。

陸垚垚今天一是跌宕起伏了,他坐得高,她坐得低,壓迫感十足。

想到他剛纔打宋京野時的暴戾,她有點害怕,小聲說:“我要回家。”

顧阮東仰頭又喝了一口酒,“回哪個家?”

失憶了倒是不傻,知道避重就輕,問都不問重婚是什麼意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