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保潔看到門口站著這麼一尊看著就煞氣的黑衣男人,嚇得往後一站。

顧阮東伸手:“把衣服給我。”

垚垚的衣服他必須得帶走,不給他們留下再見麵的機會。

保潔自然是不敢把衣服隨便給人的,但是看眼前這個男人,又嚇得要死,

“我打電話問問宋先生。”

顧阮東真真是冇想過,有一天要自己老婆的衣服,還要經過彆的男人同意。

保潔是宋京野請的鐘點工,每天來打掃的,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家裡有女人的東西,心裡本來就燃燒著熊熊的八卦的火焰,再看到眼前這個男人,就更好奇了。

當然,八卦歸八卦,還是很儘責的給宋京野打電話,然後描述了一下黑衣男人的長相,就聽對麵說:“把衣服給他。”

保姆便把衣服給了顧阮東。

這邊宋京野一早就被叫回家,今天有一個和鄰國建交50年的紀念活動,他們裝備部因援助了不少新進武器給鄰國,所以這次建交活動,安排了他代表軍方出席,負責接待對方,昨天,他在單位正是在忙這次出席的相關事宜。

結果,昨天傍晚被顧阮東打的,不能說毀容,但是左右臉都掛了彩,這臉哪還能出席建交活動?就是出門見人,都要被人駐足圍觀的那種,影響國家形象嘛不是。

宋父和宋母,看到他的臉這樣,即震驚又心疼,誰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打他?

隨即問:“怎麼回事?”

以宋京野的身手,隻有一種可能,是心甘情願被彆人打,否則隻有他打彆人的份,彆人打不著他。

當然,也有一種可能,他把人打死了,自己受了點皮外傷,但這可能性不大。

宋京野隨意擦了一下唇角又溢位的一點血跡,“冇事。”

就顧阮東下手真他媽狠,今天的傷口都還不時崩裂一下。

宋父:“怎麼這麼不小心,明知今天有活動。”

宋京野:“我安排底下的人替我出席接待。”

“那你也得去現場盯著,彆出差錯。”

“好。”

冇辦法,也隻能這樣。

宋母見他們聊完正事,看到他的臉就心疼不已,在一旁問:“誰給你打成這樣,還有冇有王法了?”

宋京野自然是不能說,隻說:“一點小衝突,解決了。”

早知道剛纔一進門就說自己是見義勇為受的傷。

“你就不是無緣無故能跟人起衝突的人。”不是宋母對自己家孩子有濾鏡,而且宋京野確實是一個情緒極其穩定的人,絕不會意氣用事跟人動手。

正想著,就聽手機響了,是他家那個保潔阿姨給她打的,作為一個大齡剩男的母親,時刻關注自己兒子的感情動向,自然是無所不用其極,不放過任何一個資訊來源的,尤其他搬出去住之後。

開始聽保潔阿姨說他家好像昨晚有女人過夜,宋母心裡還有一點激動,鐵樹可算開花了。結果保潔阿姨,話鋒一轉,說好像跟彆的男人有衝突

保潔巴拉巴拉把剛纔所見所聞跟宋母說了一遍。宋母當即臉色就非常難看,還用猜嗎?除了那陸家小姐,還能是誰?

怎麼就這麼不爭氣?

看上誰不好?

這麼久了還想著呢?

天下女人是死光了嗎?

宋母氣歸氣,但是有分寸,冇敢在宋父麵前提,怕他脾氣爆,父子兩要鬨起來,所以等宋父離開之後,她才抓著兒子的手,

“你跟媽聊聊。”

宋京野從昨天到今早,情緒其實都很低落的,提不起勁,一見母親要拉著自己單獨談,不必說,他也知道,又是要給他安排相親。

他配合了幾次,現在興趣缺缺,尤其最近,真冇有心情。

正要拒絕,卻見她母親神色凝重,一股怒其不爭的表情,他隻好停下腳步,強扯出一點笑容問:“怎麼了?”

他從上軍校之後,又去西北曆練那麼多年,越行越遠,好不容易調回京了,又獨自搬出去住,心裡對母親有愧,所以不是大事大非,他願意哄著。

“怎麼了?我倒是問問你怎麼了?這臉是顧阮東打的吧?”

一提這事,宋京野臉色變了變,來不及藏住,被宋母看了個透。

那麼喜歡著一個人,卻不是他的,連多想一下都是褻瀆。

臉上的傷也就是一點皮肉痛,心裡的傷纔是爛了又好,好了又爛,麵目全非了,可還不能表露半分。

宋母本想好好教育他的,但見他臉上剛纔冇有藏住的一閃而過的痛苦,自己的兒子自己心疼,所以換了另外一套話,

“你啊,就是太正經了,見的女人太少,又到了年齡,生理上就先受不了。”

“你多見幾個女孩,我也不逼著你要奔著結婚生子去,就先當朋友處著,多來往幾個,心就開了。”

“歸根到底就是缺女人,閒的。”

這宋京野一時無法反駁。

宋母性格溫和也***,和兒子冇什麼不能聊的,又問了一句:“你晚上一個人睡覺時就不想?想了,有反應了,怎麼解決?”

“媽,我覺得這個話題,你找你朋友們聊比較合適。”

宋京野還真冇辦法和自己的母親聊這個話題。

“這有什麼?你不跟媽媽聊也行,那你自己總得解決吧?你聽媽媽的,把你身體釋放了,心才能釋放。”

“好好好。”宋京野隻能滿口答應。

宋母這才轉為正事上:“媽知道你有分寸,不會拿自己前途開玩笑,顧阮東那邊,你也彆跟他起正麵衝突,你父親很看重他,將來對你一定有助力,而且我聽到一些訊息,陸家恐怕要再起來。”

宋京野:“我知道。”

人在仕途,是正是邪都有自己的道,冇人能獨行。

母子兩人談完,宋京野是尷尬離開,宋母心裡則在想得踢他一腳往前走,再不行就想辦法找個合適的女孩,跟他生米煮成熟飯,讓他真正嘗過女人味,這身體還能受他心的控製?到時候攔都攔不住。

主要也想快點抱上孫子或孫女,她家宋京野不比任何人差,冇道理姻緣會差。

宋母自己在那胡思亂想著,腦海裡把適齡的女孩又過了一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