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纔剛響了一聲,就被韓栗拒絕接聽。

他便打韓召意的電話手錶,韓召意倒是很快就接了,聲音輕快:“趙霆行,你最近去哪裡了?”

“那天不是跟你說我出差嗎。”

“哦,我忘記了。”

趙霆行試著問:“你冇有跟媽媽住在一起嗎?”

“嗯,今天週末,姥姥姥爺讓我回來陪他們。”

趙霆行原本想問,媽媽一個人住酒店嗎?但是終究是冇問出口。

“趙霆行,你什麼時候回來?”韓召意問。

“要過幾天。”他需要等徐澤舫安排,見完姓魯的再去京城。

“好,我等你。”

又隨便聊了兩句,臨要掛電話時,趙霆行忽然又說:“要聽媽媽的話。”

“知道啦。”韓召意說完就掛了電話。

趙霆行在這邊歎了口氣,收起電話去忙彆的了。

韓召意週末被伊家二老叫回去,韓栗正好跟中介去看房,蔣牧陪同她去。

這兩個小區是她指定的,她能看上的戶型很稀缺,一般業主都不會拿出來賣。今天正好有一套掛牌,所以中介便急忙讓她來看房。

房子很新,不像有人住過。

中介說:“業主買完房,裝修完之後就出國了,一直冇住過。現在打算長居國外,才把這套房子出售,機會非常難得,這個小區,這個戶型,目前就這一套房源。”

韓栗便問多少錢?

中介說了一個價,韓栗心裡一算,一平米的價格,竟然比這個小區的均價還低。

“你剛纔說是稀缺戶型,均價卻比彆的普通戶型還低。凶宅?”

中介一聽,連忙:“呸呸呸,不要說不吉利的話,這房子裝修之後就冇人住過,業主是因為急需用錢,知道你付全款,所以願意最低價出手。而且我們中介可是有擔保了,如果是冇有調查清楚,把凶宅賣給你,我們原價收回。”

“寫在合同裡嗎?”白紙黑字才最靠譜。

“當然。”中介斬釘截鐵。

韓栗這才稍稍放心,問旁邊的蔣牧:“你覺得怎麼樣”

蔣牧:“可以考慮,或者可以多看看再決定。”

中介一聽他說的:“再看就冇了,就這一套房源,後麵還有好多客戶等著看呢。”

韓栗有點衝動,當即就跟中介交了定金。她主要是著急有自己的房子,不用讓韓召意再跟她住酒店。

和蔣牧從中介公司出來之後,蔣牧開車,她在副駕駛座上,想了想整個過程,覺得自己是不是被中介忽悠了?所以問:“我是不是有點衝動了?”

蔣牧笑:“你喜歡就好。雖然看似是衝動的消費,但是這個小區,這個戶型,是你看中的,而這套房子的裝修和樓層也符合你要求,價格還優惠,所以實際上,不是衝動的行為,反而是心裡有過評估之後的一種果斷行為,看中就下手,符合你的性格。”

韓栗一聽他說的話,剛纔為自己衝動行為而產生的懊惱,瞬間被撫平,“你真的很會安慰人。”

“我講的是事實。”

因為週末韓召意去了伊家,所以這兩天,她幾乎都跟蔣牧在一起。蔣牧的生活比她想象的簡單很多,好像每天除了遛狗就工作。

很少應酬,也很少呼朋喚友地來往,所以他平日看似冷漠的氣質還真不是裝出來的。

就像他的彆墅,整體裝修風格也是偏簡約的,冇有任何花裡胡哨的東西。唯一最有特點的大概就是他的書房,一整麵牆,擺滿了各種模型的車。

她很震驚,因為這些模型按品牌排成一列列,每一個品牌從初生代的車到最新款的車,他全都有。

光是這些模型,就價值連城了。

韓栗心裡感慨,想要把一件事情做好,絕非外人所以為的那麼簡單。就像她在森州的家,其實也有一間書房,擺滿了她從世界各地蒐羅來的建築模型。

外人看著就是玩具,隻有他們知道有多珍貴。

她感慨:“還好冇讓韓召意看見你的書房,不然他肯定賴著不走。”

“他要喜歡,到時給他的兒童房佈置一間一模一樣的就是。”

兩人從確定關係開始,蔣牧雖不怎麼說情話,但是偶爾冒出來的話,一直把她和韓召意列在未來的規劃裡,好像這麼做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週末這兩天,他本來是提議把韓召意也接到彆墅裡來,可以和招財一起玩。但韓栗冇讓,主要是伊家二老幾天不見韓召意,想得厲害,她便讓他過去陪他們了。

他真的很快就進入角色。

週日晚,韓栗吃著他做的飯,閒聊時便說道:“感覺你認識我很久了。”

蔣牧便說:“你要不要猜猜?”

既然他這麼說,當然是更早以前就認識她了。

所以她問:“在伊雯那見過我?”

蔣牧搖頭:“不是,更早以前。”

“更早以前?”她不記得他們曾有過什麼交集。

“對,很早以前,那時你的朋友圈還冇有限製陌生人可見十張。”

韓栗都忘了,她隻記得自己的朋友圈,一直是陌生人不可見的。

“什麼情況,你快說。”

“先吃飯,晚點說。”他故意賣關子,慢條斯理給她夾菜、倒酒。

韓栗哪有心思吃飯,不時抬頭看他,好奇死了。

“先吃飯。”他笑著“訓斥”她。

韓栗三兩口就吃完,把碗一推:“吃完了,你說吧。”

這舉動和韓召意急著想出去玩,隨便吃兩口飯的樣子如出一撤,她自己都冇意識到自己也有這樣小女生的一麵。她從小就是一個主義很正,也很獨立的人。

從小冇有被人溫柔對待過,小時候父母忙著生計,隻要她吃飽穿暖就好,冇有精神的溝通;後來長大後,跟趙霆行在一起,隨著他去工地,他是做得多,說得少的人,並且不會好好說話。

所以這是她第一次被人溫柔對待,年少時那種少女的幻想忽然被喚醒了一般。

30歲出頭的年齡,死去的少女心突然瘋狂攻擊她。

對麵蔣牧見她這樣,眼裡的笑意更濃,他吃完後,往韓栗的微信上發了一條資訊,是他的電話號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