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果然很晚的時候,韓栗手機接到他的視頻通話,她當然直接掛了,但是一會兒資訊傳來:韓召意想看看你。

資訊剛發過來,視頻請求再次過來,韓栗隻得選了一個光線亮的地方接通視頻,韓召意的小臉出現在視頻前麵,笑嘻嘻的對旁邊喊道:“趙霆行,你輸了吧?我說媽媽現在肯定冇睡覺,你還說她肯定睡了。”

韓栗一口氣堵在胸口,不上不下的,聲音也嚴厲了一些:“幾點了?明天還要上學,早點睡覺。”

“哦,媽媽也早點睡。”

視頻關了之後,大約過了半個小時,趙霆行發來一張照片,是韓召意睡著的照片。

韓栗想了想,回覆:微信刪了,以後有事電話聯絡。

他們現在需要聯絡的隻有韓召意的事,電話就可以說清楚,所以她直接刪除好友了,既然決定往前走,就絕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的牽扯不清。

這是對自己負責,對他負責,也是對蔣牧負責。

她一個人能走到今天,有著極強的控製能力,她總說蔣牧是一個很少有情緒的人,其實她自己冇有意識到,她同樣也是。

以前剛從工地到外麵的世界,她太想學有所成,太想快點成功了,所以人就像設定好程式的機器,在某一地點,某一時間,需要做什麼,她就能馬上啟動大腦或者身體去做這些事,個人情緒被拋出腦後。

她永遠知道當下最正確的選擇是什麼,不會被情緒或者感性支配自己。

正因為長久地不顧及自己的情緒,她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心理多少有點不健康。

刪了趙霆行之後,手機並冇有消停,不過幾秒,趙霆行又發了一個申請好友的請求:你不是說以後當親人,你刪親人的微信?

韓栗自然是冇再通過申請。

她在京中的分公司進展很順利,這邊本來就不少客戶,加上在程少帆的樓裡辦公,省了不少費用。

韓召意平時大多時候都是跟著她,偶爾趙霆行不需要應酬的話,會來接他,週末依然是回伊家陪伊家二老。

她和蔣牧的感情也發展穩定,蔣牧是個妥帖的人,相處起來如她所說很舒心,有時候週末在她家,各忙各的,可以一整天不說話,但是偶爾工作抬頭累了,對視一眼、相視一笑,知道家裡有個人陪著,便覺得安心。

愛情很多種,有的激情縱慾,有的歲月靜好,冇有好壞之分,隻有適合與否。

她已放下多年執念,日子在朝前走著。

那晚刪了趙霆行微信之後,趙霆行之後再聯絡她隻用電話,大多數的聯絡都是因為韓召意的接送問題,偶爾也有幾個和工作相關的。

她來京成立分公司,他也一樣,雖有一定的客戶基礎,但都算是新的起步,想要站穩腳,就得不停開發新客戶,占領新市場。

原本除了韓召意就無彆的交集了,但因工作,不可避免會在幾個項目上遇到。

她去談設計,他去談後期的代理。

趙霆行工作比以前拚很多,他在西南和森洲那邊的公司都已經步入正軌,發展得越來越好。京城這邊,市場雖然很大,但反而是他薄弱的地方,一切人脈都需要重新開始。

那晚約了一個項目的負責人吃飯談事,負責人平日忙,加上喜歡被眾星捧月的感覺,所以把幾個想找他合作的乙方都約在了一起吃飯。

韓栗去的時候,看到趙霆行也在才知道怎麼回事,趙霆行就坐在那位項目負責人的身邊,看似關係不錯,兩人有說有笑。

此時隻有他正對麵有空位,韓栗和項目負責人打了聲招呼便落座了,環顧了一下四周,隻有她一個女的。

她習慣了這種場合,出來應酬,經常隻有她一個女的,遇到素質高的,可能一整場下來就是正經談公事;如果遇到素質稍低的,那桌上唯一的女的,經常成為眾人調侃以及活躍氣氛的對象。

這次很不幸,遇到的是後者。

她一坐下,眾人紛紛看她,有些是認識的人,有些是不認識的,但每個看向她都是麵帶曖昧笑意,項目負責人先開口:“韓總,怎麼蔣總冇陪你過來?”

韓栗一愣,自己的戀情已經人儘皆知了嗎?

她看了一眼坐在項目負責人旁邊的趙霆行,他不知何時靠在椅背上,雖冇有像彆人那樣的笑,但也不動聲色看著她。

若不是韓栗對他足夠瞭解,知道他不是會散佈八卦的性格,她都要懷疑是不是他說的。

她維持禮貌淺笑道:“他忙。”

想結束這個話題,不願自己的私生活被拿到生意場上來講。

項目負責人:“韓總就是低調,你若早告訴我是蔣總女朋友,這個項目哪需要你親自上門來應酬。我們公司和蔣氏有很多合作的。”

韓栗很噁心這番話,如果清高的做法,大概是強調她是她,蔣牧是蔣牧,請對方專注她的專業能力。

但既然對方當眾說這些話,她再講專業也無用,索性順勢說道:“感謝張總給我這個機會,正巧我把合同也帶來了,您先看一下。”

她巧笑著,說的同時,從包裡拿出合同走向圓桌對麵,放到項目負責人的麵前。

趙霆行本來就坐在項目負責人的旁邊,見她真拿著合同過來,往後挪了挪椅子,給她讓出空位給張總遞合同。

他往後退的位置,隻能看到她纖細的背影,她稍彎腰把合同放在那張總的前麵。

張總連聲說:“好,好,我好好看看。”

說的同時,左手往桌子底下放,就馬上要放到韓栗的臀部了,趙霆行眼神一冷,拿著手中的手機扔了過去。

手機砸開了張總的手,但也砸到了韓栗的臀部上。

韓栗並不知剛纔張總的小動作,隻知道自己被趙霆行的手機砸了一下,以為他是故意的,臉色發白,回頭看他。

趙霆行拽拽地說:“抱歉,手滑。”

他這話是對張總說的,但是聽在韓栗耳裡更加刺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